四战之地中国的路在何方

2019-07-07 11:06:00 来源: 昌吉信息港

“四战之地”—中国的路在何方

>   独特的地缘位置、独特的民族意识注定着中华民族谋求“和平崛起”所需要付出的巨大代价。环视周遭,不难发现现在中国的情况,类似于战国时期魏国的遭遇。拿《孙子兵法》来说,这就叫“衢地”或者叫“四战之地”。

魏国当年,与韩国一样,处于中原的核心位置,且为秦国东出之锁钥、北接赵国、南拢楚国、东靠齐国,这使得他不得不接受成为战国七雄中个走向灭亡的大国。而当今中国给人的感受从地缘位置来说正如魏国一斑。中国位于亚洲地缘的中心,可以轻易从自己领土,轻易达到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这也是亚洲其它莫敢想比一种地缘优势,但是危机也随着这种地缘优势同时存在。

在周遍,我们拥有2.2万公里的陆疆与1.8公里的海疆,连绵起伏的疆域接壤的是十六个国家并与另外四个国家隔海相望,且多为强国,尤其是远在北美,却如影子般时隐时现的美国,让人忌惮万分。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妥善的解决于周遍国家之间问题,那它们中的一些必将成为“和平崛起”的的拦路虎。即使有的作用微小,但是怕的是特定时间出现搅局,其后果也将显的十分严重,何况我们又是一个连统一事业也尚未完成的大国呢。

现在从国际政治角度来看,国际环境总体缓和,局部严峻、暗流汹涌,使我们不得不为自己地缘安全感到忧虑。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难道不是吗?

在东亚:

朝鲜核问题越来越模糊,六方的僵局虽然战术的突破,但是战略上出于大国意志依旧如此。谈谈吵吵、吵吵谈谈,没有共同重大战略点的发现或者是重大战略的妥协,终将成为无尽的谈论。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的碰撞往往不是显性的,而是隐性的,三方往往需要派出自己的代理人利用显性的姿态表达出自己内心中的“激愤”,日本与朝鲜的关系难道不是这种“激愤”的集中体现吗?出于暧昧或者就是害怕,韩国一直不敢担当这个显性代表,而是做有一个时显时隐的骑墙者罢了。他可能就是一个两种意志都可以在战术上做争取的对象,而战略上的模糊为它提供的利益,将使它不在一刻不会过分表露自己的底线。一面是害怕是朝鲜半岛上与同胞打仗,一面是忌惮在国际政治中受到盟国的“制裁”,联系历史,仔细想想,如果不是李承晚式的人物,我还真难以想象它会倾向任何一方。

那个死不“意识”错误的日本,似乎已经把自己的“新干线”更向了历史的终点迈进了,回顾历史,这次我们是否会真的把他打的永远爬不起来?联系克劳塞维茨在的话,我想是肯定。中日之间必将有一日通过海陆空多维空间之中的大会战,决一胜负,所谓一山容不下二虎,两国关系与战国时期秦与楚类似,“秦强楚弱、楚强秦弱”的历史宿命还将继续。中日之间的仇恨,根本不是一代所能平息的,而是自唐朝的“白村江之战”、明朝的“壬辰之战”、清朝的“甲午之战”、民国的“抗日战争”就有的,一千余年恩恩怨怨仿佛只有在中国强盛、日本衰弱时才可以缓解。从唐朝开始起似乎只有宋时期中日未曾发生过大的激战,而从唐朝之前看,日本是一个公元6~7世纪刚从弥生文化过度到建制的国家,回眸历史惊讶的发现,日本在历史上与中国对抗竟断断续续了如此之长的时期,所以在人类文明还没彻底告别野蛮之前,对日问题上终必将是一种两元式的解决方法,要么使日本成服于中国、要么是中国放弃自己的强国梦。而现在的中日关系,呈现的是大战前一种胶着状态,出于第三者(美国)霸权的存在,中日之间军事摊牌将是非常的举步为艰,还记得九十年代初苏东巨变之后,日相海部俊树刚刚要开始要做自己的世界一极之梦,就马上被全美疯狂的“日本威胁论”所击倒,不得以之下主动放弃了自己谋求政治大国的巨大野心,而04起演绎的风风火火般日本入常理闹剧也随着美国的一锤定音而结束,梦起对美国的幻想,梦灭来自美国的闷棍。日本这个以“黄道哲学”起家的弹丸小国,始终具备不了大国战略必备的锐利眼神。现在,另一对矛盾又起了,中日之间需要一种克劳塞维茨+两元论来解决彼此之间的宿怨,而紧追着日美之间又存在着,日本多次对政治大国倾向摇摆后留下的巴掌印。究竟问题将如此终解决?我个人斗胆断言,日本会选择点,但却不是简单的选择点,理由只有一个,日本的战略短见是古往今来闻名于世的,这决定着它永远做不成真正的世界强国,但又一直一相情愿希望做上这个宝座。先确定下目的与手段,目的即双方都拥有谋求多极化的愿望,手段即中日两国都是地区大国,但日本同时又是世界经济大国、中国是世界政治大国。所以,一个是通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通向多极化道路、另一个是通过谋求联合国常理等手段走向政治大国。中日两国虽然有相近的目的,可是,日本现在却俨然成为了美国谋求单极世界的道具,这个显然是与他的目的是相悖的,可见日本之战略短视,充当打手的结果是要么把敌人打死、要么为大哥成为敌人的刀下鬼。中国应该这个时期让日本明白这个道理,中日对抗终的得益者是美国,现在我们互斗是永远没有结果的结果,还不如双方妥协之后,携手对美,等美国没落之后,我们大可以公正的来一次决斗,把历史的帐结结干净。

台湾问题发展到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争取谈、不怕拖、准备打”,短时间内,只要台湾没有大陆所谓的“重大台独实件”,大陆是不会舞的,即使偶尔越过《反分裂国家法》,大陆也只会在该法的取值范围内中的“非和平手段”里选择“温和”的加以对付。尤其是出了个“东海问题”后,台湾问题中“谋统”的成为就显的更为微小了,而“抑独”却跳进了日程安排的“快捷键”。但是,以我个人微薄的见识认为,只要能与日本之间谋取短时间的合作,即使在“东海问题”上做出所谓的“重大让步”也是可以考虑的,因为,只要“打动”日本,我们就有时间解决内政了,以“东海问题”与日本换“台湾问题”“值”,当然,我不是要真换,只有傻瓜和败家贼才会这么做。我想到当年的普鲁士,为了第二战对奥匈(也算内部吧),也在西南领土上与法国做出了重大妥协,但是“奥匈问题”一旦解决,就只剩下了一个法国需要对付了,今天的我们应该可以有所借鉴。当然,日本很多人肯定会认为以“东海问题”换“台湾问题”不是合算的,但是,我这里是大胆假象一下而已,具体手段还需要以后慢慢研究才可以得出。

外蒙古曾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由于国民党当权者的无能,外蒙被承认为一个主权国家。苏东的巨变,使外蒙古这个苏联卫星国顿时失去了自己的援助国。内部政权的更迭更使它经济尤为脆弱。出于一个内陆国的无奈、出于一个佳在中俄两大国之间的无奈,外蒙古不断在寻找自己的“第三邻国”的经济援助,美国、日本、德国分别在这个真空期间担当过这个角色。而美国与日本现在正是其中积极的两位,美国不仅在那里设置了监视站而且上月还在蒙古进行了军事演习。两国关系不断升温,令人担忧。但是,总的来说,蒙古受中国与俄罗斯的影响无论从空间还是时间角度来说,都远远大于也多于美国与日本。就象二战时期墨西哥不会因为要求拿回美墨战争期间被占领的领土而与德国结盟一样。

在东南亚:

中国历来提倡“和平共处5项原则”为国际政治原则,直到现在又提出了“安邻、睦邻、富邻”“与邻为伴、以邻为善”的周遍安全观与外交观,东南亚地区华人、华侨更是拥有5000万,这个是我们向东南亚表达善意的一个好媒介。这几年以来,看的出困扰双方信赖的组碍有两大问题:一为中国历史上对该地区输出革命的问题,中国与印尼也因此这个在1967因为这个而断交。二是中国与东南亚五国关于南海海域划分以及南海诸岛屿、礁石、暗滩划分归属的争议。但有利的方面也具备着优势,经济发展是一方面,中国经济增长快车,带给东盟整个区域经济以巨大活力,既想与中国对抗又想获得经济蛋糕是不可能的。另外,在区域安全合作方面,双方也有着共识,尤其是反恐与打击有组织国际犯罪活动。,拉动中国影响进入东南亚也是东盟的一个必然选择,不然它根本无能力抑制美国在该地区的能量,当然,中国拉进去不是单单解决美国的问题,而是东盟玩弄安全平衡的一个把戏,即不想中国影响过大,又需要中国抑制美国影响,可谓是此消彼长。这好象有点类似,美国当年拉中国一起对抗苏联的味道,不强不弱的一个中国放到美国那边正好抑制住了苏联向世界范围内发动战争的企图。但是,东盟不同于美国,它们都是一些中小国家,在国际政治中影响有限,而且分别为独立的国家实体,想获取在各个方面统一的意志根本是不现实的,而且彼此又有领土、领海、地缘安全等方面的冲突。抓住这一点打蛇打七寸,我们有需要一个意志牢固的东盟、又需要一个地区利益对抗的东盟,在东盟内部秘密扶持属于一派的国家或者势力,以在关键时刻为自己的战略提供方便,其实也就是一个分化东盟内部敢于和中国作对的国家、分化敢于和中国国家内部各个势力,以使得倾向自己一方面的势力夺得这个国家的政治实权。抑制美国或者日本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力。比如柬埔寨、老挝、泰国(相对而言)、缅甸都是比较靠这边的,而其它各国内华人、华侨势力也是不可小觎的。 越南虽然与中国在南海方面以及历史方面有分歧,但是两国、两党意识形态是普遍相似的,越共不会傻到在美国与中国对抗节骨眼上在捅一刀子吧?不然下一个完蛋的肯定是它们,执政之基都没了,还在南海起什么哄?东南亚各国应该认识到,中国对他们是没有敌意的,不过正如约瑟夫·奈所说:“如果你把中国当敌人了,那它肯定会成为你的敌人。”美国与中国,东南亚你要选那个?

在南亚:

我们坚定的盟友巴基斯坦与历史上和我们同样沦为过殖民地的印度是南亚舞台的主角,尽管印度一直自称“自己为大象,周遍国家是小兔与小鹿”。其实南亚诸国斗争的核心还是个领土问题,印度这个国家与南亚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分别有领土纷争,并在1975年吞并了主权国家锡金,联合国一直未承认锡金以成为印度一个邦,而印度的问题是在于与其邻国中国拥有9万余平方公里的领土纷争,并一直有右翼政客与达赖卖国集团宣扬“大西藏说”,鼓吹西藏“独立”。这是两国关系发展重要的瓶颈,中巴关系也?敢对我国主权以及领土完整动动歪脑筋,那我们就不断的跟他打巴基斯坦牌。但是,我们现在应该发现一个问题,印度在国际社会中左右逢缘,即有老朋友俄罗斯的技术支持、又是新朋友美国的资金投入,它的国力确实是在稳步的提升,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中印必将成为21世纪两个的新兴强国,老朋友巴基斯坦看起来是孤掌难鸣了,但是寻找更多的新朋友却不防碍我们这么做,那些与印度有领土纠纷、意识形态对抗、民族对立的国家难道不是吗?之前的巴基斯坦与印度有领土以及宗教矛盾;尼泊尔是领土、印度干涉它内政的矛盾;与孟加拉国主要也是领土、宗教矛盾;与斯里兰卡主要是领土、民族、宗教问题。与这些国家联系与传统友谊是我们对以致印度一劳永逸的解决方式,并不是说,他们具备挑战印度的能力,但是至少也是“制造麻烦”的能力,就象越南连同美国、日本给我们“制造麻烦”却无法挑战我们一样。当然,眼光该放远些,并不是南亚国家可以给印度“制造麻烦”,西亚阿拉伯国家也不是吃素的,宗教意识形态、种族的对抗以及周遍国家对印度军事实力的崛起,产生不安全感是很正常的事情。麻烦终究还是麻烦,如果麻烦到印度破斧沉舟与美国全面的阶段,终究对我们是不利的,到时候就将没有一个南亚或者西亚敢于与印度正面对抗了,既要有麻烦,两国之间又要有共同意识,即多极化意识。让印度明白,两国的历史同沦丧过为殖民地或者半殖民地,双方建立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是多么的不容易,美国与印度的合作只是短暂的。中印同为21世纪新兴强国的后选人,只有彼此在重大政治事件中合作才可以给自己带去利益的值,合则两利、斗则两伤,21世纪无论属于中国还是印度,但终结属于亚洲、属于第三世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邓小平说:“我们这一代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下一代,因为他们肯定比我们聪明。”我们这几代里会更好解决中印边境问题的方法。两大文明古国之间战争无论结果如何,肯定会或多或少造成人道主义危机,尤其是印度方面。

在西亚:

上海合作组织势头发展良好,各国之间也进行了多次普遍的反恐军事演习。各国关系发展势头良好,颜色革命虽然在吉尔吉克斯坦发生,但是很快受到了控制。不过,由于长期以来受“大棋局论”的影响,美国的“反恐”风向标明显慢慢飘向了,中亚五国。911事件后就在这里获得了驻军资格,而且一驻就不愿离开。当然,我们的协作伙伴俄罗斯在这个地区也有驻军,而且由于地缘政治的影响,军事方面我们的优势不逊于美国。但是,美国的渗透依然存在,妄图在西亚放一把火的预谋肯定存在。我国南北疆的部队也为此了一直紧张着。西亚与东亚是在未来有可能成为美国发动军事攻势的两个地点。虽然它在西亚站的远远无法于东亚那么相比,但是,“颜色革命”是随时可以制造出来的,甚至更为野蛮的军事手段也可以考虑,没有美国人不敢做的事情,只有美国人做不到的事情。中国如果试图想在西亚遏制美国的影响,那笔者认为,以反恐名义在西亚驻军是一个的途径,条约尽量写的干脆些,让西亚各国感到中国的驻军不象美国是赖在这里的。当然,其它借口也可以就象俄罗斯201步兵师一直以帮吉尔吉斯坦守卫吉阿边境一样。这样,一来我们的战略防御纵身就整整向西挺进了几百甚至上千公里,为早期预警以及西部安全提供了一个结实的基础。甚至时刻可以观察驻阿美军动静,获取更多信息源。

美国:

谈这四个地区时候,我无不把美国概括在内,无不针对美国的存在。因为,当今世界各国的终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反霸。美国无论在两极世界还是单极世界,都带有帝国主义浓烈的霸权主义思想。称霸地球、收敛金钱、瓜分资源是它政治目的,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不是与霸权主义妥协就可以换来的,即使换来了那也只是一朝一夕的东西。当珈太基贵族以为把汉尼拔出卖了就可以换取来自罗马帝国的赐予的和平时,他们的结果又是多么凄惨。而美国又是一个极喜欢拿自己与罗马帝国相提并论的国家,它会比罗马帝国对珈太基更好的对其它国家吗?显然这个是错误的。

旧的国际秩序需要被肩负正义使命的人民去打破,帝国主义国家政治体制给世界和平与发展带来浩劫需要被国际秩序中正义力量的增长而抑制住。一个国家的强盛往往取决于两点,是国民的意志、第二是国民的智慧,这两点的相加就是胜利的快捷径。面对美帝在世界范围内的猖狂表现,面对世界各国对美帝行经的沉默,难道我们要坐以待毙,等到被别人收拾的那一天吗?惟有建立一范围的国际反美(帝)统一战线,给予美帝以致命、完美的一击,我们才可以拥有真正的和平。

美国就象是一把锁链,把所有国家的“利益”都跟它牢牢锁在一起了,时间越长,这锁链锁的就越紧,而中国正是一个既有开锁技术(智慧)又有开锁的耐心(意志)的锁匠。我们的目的就是争取一大多被帝国主义、大国沙文主义、民族扩张主义欺凌的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争取一部分有斗争意识但是无斗争实力和信心的第二世界国家,分化一部分于美国利益结合“似牢非固”国家与地区集团。不断分化、蚕食美国的利益圈,让它滚回自己的北美继续做乡巴老!

在中国古典战略中,分化战略鲜明的例子来自我们古代的纵横家,张仪连横由近到远,分化六国同盟,并帅六国相印重创东方大国齐国,造成了合纵队伍的内部人心不稳。苏秦合纵,由国力小的燕国到楚国,如果不是因为诸侯国之间内在为争夺中原统治权而发生的摩擦,那或许还可以苟沿数十、上百年。范睢的远交近攻易如此。这个话题以后成熟时候可以慢慢谈。

以上是我因为对消灭国际中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一种设想,里面诸多方面肯定会显的非常稚嫩。但是,作为一个地处“四战之地”的大国,地缘结构更是被西方三大主流地缘政治流派看好的国家,我们不仅有着巨大的压力,但同时也有着自己巨大的优势,强者的优势在于可以把自己的优势值化、把自己的劣势小值化,中国正要这样利用上下五年灿烂文化的底蕴营造一种意志与智慧的“完美体”以应付变化多端的国际政治风云、以消灭霸权对世界和平的杀戮。

惠州好的医院治疗牛皮癣
汞及其化合物引起的皮肤病医院
西宁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广安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